2017年3月31日

Playdead - Inside 可能的世界設定

被 U-ACG 這篇「人類沒落和閃耀之日:論《INSIDE》」挑起興趣,但沒時間玩遊戲,就在 YouTube 看了完整的遊戲歷程。查了查(中文的)劇情討論,似乎少有嘗試解釋全部細節的,於是自己湊了一個。猜想英文應該會有類似文章,但也懶得查了。

(當然,以下大雷)



精神控制


遊戲初期戴上發亮的頭盔可控制無意識蹲坐的人(以下簡稱「殼」),這裡可觀察到幾個現象:(1)距離有影響,要夠近才能控制,太遠殼就又恢復跪坐。(2)初期只能控制一個「殼」,但若讓「殼」也戴上頭盔,則可控制第二個。然而,隨著劇情進展,男孩漸漸可以控制更多的殼,甚至不戴頭盔也可控制一群。再考慮到隱藏結局,男孩自己也是被控制的,這裡可以發展出以下假設:

  1. 男孩與「殼」都是無心智的,接收遙控者腦波來行動,距離越遠,訊號越弱。
  2. 男孩與「殼」明顯不同,較為靈敏,在殼不受遙控時仍受遙控、動作精細、且可回傳感官訊息。
  3. 頭盔應該是某種「增益器」。
  4. 控制能力越到中期越強的原因,可能是越來越接近原始的「訊源」。

這也可以解釋為何隱藏結局中,若將藏在世界各處,接在某種線路上的「頭盔」拔除,則男孩也會失去控制。因為雖然男孩接收能力較佳,仍有極限,所以「訊源」需要藉著各處的「增益器」,才能良好的控制男孩。

訊源


很明顯越接近肉球,控制能力卻強,而當玩家控制角色轉移為肉球後,「殼」一樣跟著肉球跑,所以訊源很可能是肉球。那麼,男孩究竟是怎樣的存在呢?答案可從一個細節看出:肉球融合了男孩,但在脫逃後,不論碰到「殼」或是有意識的人(以下稱「統治階級」),都不會融合。而肉球本身看起來又像很多「人」的肉身組合而成。這可推演出一個假設:

男孩本來就是肉球的一部分。

觀察遊戲中「殼」的工人裝扮,以及工廠中設置的頭盔,真相呼之欲出:肉球就是這世界中的勞動階級,受統治階級控制。肉球可分裂出許多像男孩一樣的「細胞」,派到各工廠,控制「殼」進行勞動。

肉球的脫逃


在統治階級的理想中,肉球是完全受控的。但肉球既有精神控制能力,很可能隨著時間,發展出了「自我意識」,而渴望逃離培養槽,獲得自由,失去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於是肉球設法讓自己的一個「細胞」,也就是男孩,脫離了原本任務,來解放自身。這也是為何男孩一開始會受到追捕,因為他脫離任務,引起統治階級的警覺。

對照遊戲後期肉球的行動,與以上理論是一致的。男孩進入實驗室後,統治階級似乎不太注意他,而紛紛跑向肉球。這很可能是肉球設法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,而且一個「細胞」回到肉球,本來就應該是常見的現象。直到肉球掙脫逃離,統治階級才開始驚慌。由於肉球實際上代表整個勞動階級,一旦死亡,勞動力就會中斷,所以他們投鼠忌器,不敢輕易動用武器殺死肉球,僅設法阻擋。在逃亡過程中,可注意到一位明顯不是「殼」的黃帽工程師幫忙,他可能是發現肉球自我意識的同情者,或甚至是創造了肉球自我意識的革命者。

在逃跑過程中,有幾個值得注意的點:(1)肉球主動攻擊了大辦公室裡大辦公桌後貌似管理者的人,將他推出窗戶一起墜落。(2)路程中經過一個大房間,其內造景與最後肉球倒下的海岸相同。像男孩這樣的「細胞」在多個派遣任務中,接收到足夠多的資訊,讓肉球了解誰是創造、監禁他的禍首,以及發現一片讓他嚮往的風景。

水中女妖


考慮到(1)除了在劇情轉折點以外,被女妖抓到就會死,以及(2)轉折處女妖將男孩改造為跟他們一樣,可在水中自由行動。比較合理的解釋,似乎是女妖意識尚未完全發展,只是本能的一直設法用產生出他們自身的相同機制,做出更多同類。但或許不用太執著,因為這很像是為了後段反重力水的遊戲性所做的過場。

被寄生的豬隻


豬隻先是發狂的來回衝擊男孩,寄生蟲被移除後又像「殼」一般倒下,這裡我同意網路上推論,應該暗示了精神控制技術的來源。統治階級在野外收集便裝人類,這些人類可能是自然情況下被感染或是統治階級主動感染,通過篩選證明足夠受控後,在大實驗室中改造為「殼」。

隱藏結局的意義


隱藏結局必須存在,因為「男孩亦是受到世界各處的增益器控制」是理解整個故事的關鍵。但若男孩受肉球控制,為何要自毀任務?這裡我同意網路上說法,是後設的暗示「扮演肉球的玩家」,也掙脫了自己原先的任務。

總結


這是個勞動階級反抗的故事,寧可自由而死也不願為奴。但肉球死亡後,考慮到豬隻的情況,「殼」的狀態已不可逆。黃帽工程師若策劃整個事件,在管理者被肉球殺死後,就是可能的繼任者,之後必定做出改進的肉球,或發展出替代的精神控制技術。到頭來,統治與勞動階級仍然存在,僅僅是鮮血噴濺與權力更迭而已。

沒有留言 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