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1月11日

唯左而已

學問不夠所以只能講簡單的話。因為川普其實想通一些事情。

民主制度不能放棄,因目前為止沒有其他制度更好。而當貧富差距拉大,貧的數目一定比富多。若窮人整天為吃飯煩惱,看不到階級流動的契機,也無法讓自己或子女接受好的教育,那就只能抓住眼前微薄希望,怎麼可能期待他們為了長遠、理想化的目標投票。現代、基礎的法律與政治常理,並不是那麼難以理解,只是人必須滿足基本需求,才有餘裕想到其他。

社會民主主義在日後將更加重要,因為科技發展將會把資源更集中於少數菁英,若仍秉持以工作換取食物、每個人為自己負責的想法,隨著機器取代越來越多人工,高階工作將越來越少,門檻則越來越高,最終大量憤怒的貧窮者將會一再反撲。

但這是難以實現的。從川普的例子就知道,人處在窮困之中時,更容易被利用與操縱。用這種手法得大位者,更不可能放棄既得利益。一旦貧富差距擴大,很容易形成向下漩渦。

曾覺得為何台灣人民如此愚笨,總選出一些號稱世界各國都不會為了保護環境而限制發展的貨色。但我漸漸理解到,其實在充分教育、衣食無虞情況下,大多數人都有能力做出好選擇。只是有沒有「餘地」的問題而已。

然而,不論年老或年輕,掌握多數資源者,很難向左。他們總不願承認在自己的「成功」中,有一大部分來自幸運的精子卵子,或是嫁娶幸運的精子卵子,以及自私自利、操縱他人的行事方式。他們寧願說這是因為自己努力工作、英明神武。每個人都該像他們這樣,不努力的笨蛋活該。

生來就處在較好起跑點的人,不論是智力或是階層等因素,或遲或早在某時點都要選擇,是該努力讓社會變得更好,還是利用優勢讓自己過得更好。一旦做出選擇,就是為自己人生定下基調。曲高和寡,終究是很難換成錢的。